用电负荷创历史新高背后的火电心酸

发布时间: 2019-08-22   来源:中国电力网

  中国电力网讯(记者齐涛 通讯员 史勇) 8月20日,国网湖南省电力有限公司发布消息,19日20时55分,湖南电网用电负荷创历史新高,达到3017万千瓦,消息称,今夏湖南电网用电负荷电量将双创新高,可能采取有序用电措施。

  就在电网用电负荷创历史新高的同一时刻,黄冬文正好结束检修工作走出现场。这位湘南某火电企业检修维护部锅炉制粉班的班长,此前已经在磨煤机旁连续工作了27个小时,此刻浑身湿漉,脸庞和工作服上都是黑乎乎的。

工作中的黄冬文

  每年的7月末到10月初,是社会用电高峰期,俗称“迎峰度夏”,各火电厂作为电力供应的主力,大多要并网发电、连续运行,也因此被称之为一年里最为“辛劳的忙碌季”。黄冬文1987年招工进厂,一直从事检修工作,对迎峰度夏有着格外深的体会。

  “原来还好,这几年感觉越来越累,班里人老的老了,年轻的上不来,设备老化、运行时间长,问题也多了不少。特别是今年,企业改革,200多人调往广东,骨干一下子走了6个,剩下最年轻的副班长都43了,大家都在没日每夜地加班,像这样连续作业20几个小时的事一点也不稀奇。副班长已经大半年没有休息过一个完整的周末了。”

  身后的磨煤机是黄冬文的主要工作场所,巨大的筒体,刺耳的噪音,细密的粉尘,超高的温度,置身其中,不消片刻便汗流浃背,而在里面作业了27个小时的黄冬文,尽管脸上满是疲惫,却看不到一丝的颓废萎靡,“养兵千日,用兵一时。习惯了,兄弟班组都一样,现在哪个岗位都是人少事多,特别是班组长、技术员,全都是24西嗾使待命,随时准备进机房抢修。也不是没埋怨,可埋怨也解决不了问题啊。”

疏通粉管后核对参数

  一句“习惯了”,让人看到了历史新高背后火电人无怨无悔的辛劳奉献,一句“养兵千日,用兵一时”则彰显了火电央企的社会责任。而在奉献与责任的背后,却是火电人当下难言的艰难、心酸与无奈。

  黄冬文参加工作32年,生产骨干,现在一个月到手的工资也就4000左右,“降薪降得太厉害了,有些职工一个月拿到手的还不到2000块。当年厂里工资高,待遇好,环境漂亮,小伙子找对象都是挑三拣四的。现在不行喽,研究生、一本、二本的都不肯来,来的都是三本、专科生,来了也留不住,没干几天就辞职,听说2017年厂里好不容易招进来8个大学生,如今就只剩下3个了!”

  人才留不住,是企业最大的悲哀。黄冬文所在企业,前面二十几年的盈利总和,两年内就被“亏”完,没有高薪水、高福利,还连续亏损,这样的企业谈何吸引力?

  南方火电企业大面积亏损是不争事实。说起这个,黄冬文有点小激动,“这能怪我们?我看过报道,专家分析了,就算职工一分钱工资不发,火力发电都还是亏损!换句话说,职工再拼死拼活,也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。”

  黄冬文说的不无道理,火电亏损、日子艰难,确实罪不在己。

水冷壁抢修

  居高不下的电煤价格始终是电企“心头大痛”,电价二十余年不涨,煤价却是随行就市,“计划电、市场煤”的博弈中,不管是电价还是煤价,身处下游的火电企业从未掌握话语权,即便竭尽全力,也难免哀鸿一片。

  此外,机组利用小时数持续萎缩,火电产能释放不足,机组负荷率难以提升,透过这些火电企业亏损的表层原因,能感受到经济下行、外电入湘、国家高压环保以及深化供给侧改革带来的阵痛。但也必须承认,当年各大发电集团跑马圈地导致的产能过剩,亦对今日之局造成了极大影响。

  几年前,一家超大型能源投资公司计划在湘南新建火电厂,前期投入十几个亿,三通一平等基础建设都已经竣工,可面对现实,还是断然缓建项目,这也算是当今火电深陷困局的一个缩影。

  7月26日,黄冬文所在电厂一期两台20万机组按照电网要求上网发电。这两台机组投产于上世纪八、九十年代,均过了服役期限,上级公司早就要求择机关闭。因为经营艰难、员工收入下降,两台机检修投入不足、人员配置不够,安全生产乃至环保、经营压力巨大,可省政府仍以红头文件的形式,要求其延迟关闭,继续发挥衡、郴、永湘南三地区唯一电源支撑点的安全保供作用。

迎峰度夏掐尖重回发电岗位

  “我们地处京广线运力最南端,煤价居高不下,老机组发一度电硬亏6厘8。可再亏也得发,这是央企必须承担的社会责任。”为满足四台机安全稳发的要求,该厂甚至将已经离开运行岗位、年过半百的职工抽调集中,重返原岗位顶班。

  一面是央企必须承担的社会责任,一面是经营困顿“生不易、死亦难”的窘境,一面则是底层职工艰难之中的乐观奉献。今天的火电企业,困局何解、路在何方?

  壮士断腕或许不失为果敢之策,媒体已有火电厂宣布破产的报道,“与其让职工拿着微薄薪水要死不活,不如趁早了断,让职工早点出去闯一条生路。”

  改革出题目,发展做文章,这是目前绝大多数火电企业的选择,黄冬文所在企业一面强化内部管理、倡导党员干部模范引领,一面便在上级公司支持下积极“走出去”,调出200多职工,有效降低了管理成本。然而,大形势之下,单个企业的力量实在微不足道,题目出来了,可答案还得苦苦寻觅。

  或者求助政府,一方面针对特殊地域、特殊作用的电厂,调整政策,实施区域电价?一方面真正煤电联动,从源头为火电企业减压、松绑?

  抑或重新洗牌,重组区域性的电力集团,集合优势资源,提升战略地位,统一调配、合理调度,避免无序竞争?

  夜色深沉,黄冬文渐行渐远,临行前,他留下一句话,“不管多难,咱老百姓总得把自己的事做好。再坚持坚持吧,坚持下去,总会有希望的。”

      关键词: 用电负荷,火电

稿件媒体合作

  • 我们竭诚为您服务!
  • 我们竭诚为您服务!
  • 电话:010-58689070

广告项目咨询

  • 我们竭诚为您服务!
  • 我们竭诚为您服务!
  • 电话:010-63415404

投诉监管

  • 我们竭诚为您服务!
  • 电话:010-58689065
江苏快三

    1. <th id="lb32x"><tt id="lb32x"><object id="lb32x"></object></tt></th>
    2. <wbr id="lb32x"><noscript id="lb32x"></noscript></wbr>
      <kbd id="lb32x"></kbd>

    3. <mark id="lb32x"></mark>
      <wbr id="lb32x"></wbr>